博文精选

留住经典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教育 / 正文

伪朝圣,榨干了多少中国人

2019-07-10 / 教育 / 46 次围观 / 1 次吐槽

 1 


朝圣,字面意思是朝拜圣象,比喻一段重大道德和灵性意义的旅程探索。


人们一般会选取特定的地点,独自前行。

 

周国平曾经拜读过不少精神朝圣者的书籍,自认写得最好最满意的散文,都是从这些朝圣者的文字里得到启发。


《各自的朝圣路》是周国平的一本散文集。


我高中时,就经常读周国平先生的散文。特别佩服先生的是,不惑之年里,他遇到了很多变故,所幸变故没有打倒他,反而让他开始观察和思考人生。


他和这个时代保持适当的距离,永远懂得用“守望者”的态度看人生,看别人如此,看自己也如此。


书中倡导,淡漠中奋力追求,绚烂中归于平淡,年少不懂,长大方知个中智慧。


现时代的人,遇到难题大都陷在情绪里,也不太会解决。


不解决的东西,不会凭空消失,往往会溃烂在心里,变成精神垃圾。


直到有天绷不住了,就想找个地方净化。


这就是很多人所理解的“朝圣”。



 2 


珠峰是圣洁的化身,每年4月、5月是珠峰天气最好的时候,是最佳登山季。


我想象的珠峰是圣洁的,直到看到这一幕,幻想破灭。


但更悲哀的是,有人以为自己是来朝圣的,却在8790米海拔上,排队等死。

 

2019年珠峰春季攀登季死亡人数高达14人。

 

普通年份登珠峰死亡人数一般为5人,2017年为5人,2018年为6人。而今年,这个数字在登峰死亡史上排行第四,仅次于1996年山难、2014年雪崩、2015年大地震。

 

触目惊心。

 

年初,中国开始限制登珠峰的人。但在尼泊尔这个人均GDP还不到1000美元的国家,登山者一年可以给当地带来400万美元的收入,自然不会限制登山人数。

 

原本,登珠峰是件值得推崇的事情,但当商人嗅到了钱的味道,介入珠峰登山产业链,当大批旅者慕名而来时,登峰这件事就不再纯粹。

 

登峰,考验的是勇气,挑战的是极限,但现在的人,更多是想征服自然,想借此出名。

 

人们带来的是野心,就注定带不走商业社会的戾气。

 

早在几年前,独立攀登者Rocker被巅峰探游雇佣,用拍照和视频记录团友的登顶历程,他说,“如今的主峰就是一个名利场。

 

一位建筑装饰工程公司的老板说,“现在大部分人是为了登顶而登山,很少是因为热爱这个运动而登山。


越来越多人是能登顶了,但污浊的心没被净化,反而污染了这片洁净的圣地。


商业欲望的膨胀,孵化了一大批“伪朝圣者”。

 


 3 


珠峰脚下,有个民族,叫做夏尔巴人。

 

夏尔巴人大部分生活中尼泊尔,少数生活在西藏,世代耗氧量比常人少,耐低温,有惊人体力,还有极强的攀登技巧。

 

商业公司雇佣这些人来当向导,一次可以赚1万美元。

 

这1万美元背后,可不是像普通向导那样,给你规划路线,指指路就完事,他们要给登山者背装备,还要提前把物资送到各营地。

 

普通人只能背16斤左右装备,夏尔巴人则需要背90斤。

 

有钱的登山者,会一次性雇佣三四个夏尔巴人。

 

一位业内人士曾说,“只要你交钱,不管有没有登山经验,总能找到商业登山公司带你登顶。

 

甚至还有人说,“只要你足够有钱,夏尔巴人可以抬你上峰顶。

 

曾有人统计过,登一次山需要458848元。

 

近46万的“旅行费”,可以想象慕名来登山的是什么人。

 

因为有了这条产业链,大部分人产生依赖心理,连穿鞋都是夏尔巴人帮穿的,他们可能觉得登珠峰只是一项普通运动,从没深思过背后的风险,以至于有些人连生死状都不签。

 

曾问鼎珠峰的登山者Ralf Dujmovits,对这些“业余”风气表示过不满:

 

“抵达峰顶不需要任何技巧,那些人在基地营就开始用氧气,职业登山者只会在海拔8000米以上才考虑用氧气瓶。但那些人用氧气,像喝水一样。”  

 

商业产业链吸引了一大批伪朝圣者,他们表面是来登山朝圣,却破坏这片冰川,留下大量垃圾,也留下噩梦。

 

曾有数据统计,有将近300具遇难者的遗体,留在上面,有一些根本运不下来。


早期在珠峰没有厕所,人类排泄只能挖个坑就地解决。

 

山上有数十吨的排泄物,多年不能降解。

 

一位登山者曾说,“当你登上峰顶,你才会知道世俗所传的圣洁,不过是幻想,上面是垃圾、粪便、还有尸体。


伪朝圣,榨干了多少中国人.jpg


世界遵从守恒定律,伪朝圣者留下的烂摊子,总要有人来收拾。


 4 


有部纪录片叫《珠峰清道夫》,记录的就是收烂摊子的人。

 

片中记录的,是喜马拉雅的“挑夫”。


这群人,冒着比普通登山者更大的危险,维护珠峰环境。

 

他们要从卢卡拉机场起飞。

 

这座建于海拔2860米上的高山机场,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,跑道仅有475米,尽头是悬崖。

 

如果在这个距离不能起飞,就会机毁人亡。


他们要背着巨大的行囊,穿越昆布冰瀑,走在会移动的冰川上。

 

他们还要前往海拔6000多米的2号营地,队员们只能依靠冰川融水进行补给。但冰川上的垃圾,粪便和未处理的尸体,早已把病菌带入水源之中。

 

有些队员生病,头疼,发烧,话也讲不出来。但他们还是得一点点的清理垃圾,还要在征得家属同意后,将冰川上的尸体运回来。

 

运完尸体后,他们还有更艰难的任务—— 那就是登上8844.43米的世界之巅,在这片终极死亡区域做最后清理。

 

那里有大量氧气瓶、食物罐头、甚至酒瓶。


清道夫每个人背负25~50公斤垃圾回程,在这段艰难的路程里,没有任何机械能够借助,只能依靠人力。

 

他们背着巨大的行囊,再次穿越冰山,跨过峡谷,忍受寒风,返程。

 

你问他们图啥?是不是因为钱多?

 

他们这么回答,“珠峰是我们的女神,是我们的母亲。

 

他们不为钱,为的是自己的家。


伪朝圣,榨干了多少中国人.jpg


知道吗?

 

每个人随意丢下的垃圾,无形中都给清道夫增加了负担。

 

这则纪录片拍摄三年后,队长纳姆伽尔去世,直升机驾驶员萨宾也在一次营救任务中,直升机坠毁,不幸身亡。

 

他们的离世,没有震惊世界,没有轰轰烈烈,但让人心生敬畏。

 

《各自的朝圣路》里说,“人与自然的和谐乃是人生意义的最可靠源泉。


真正的登山者,是热爱这片雪山的人。

 

真正的朝圣者,是和大自然像朋友一样互相成就的。


他们不舍得这片雪山被破坏,那些冰川是他们的信仰,是神的化身。

  

但那些“伪朝圣者”,他们带着贪婪,渴望征服,他们爱的是荣誉和名利。

 


 5 


西藏朝圣路上,你会看到一些恶心的石头:


伪朝圣,榨干了多少中国人.jpg


那些热衷于“到此一游”的人,打着朝圣的名义,转个身,就破坏这边的生态,为的可能只是一条高赞朋友圈。

 

前些年,“穷游”这个词特别火。

 

川藏线上,就有很多来穷游朝圣的人,大多是女孩子,她们被称作“穷游女”。

 

穷游是个时尚好词,用最少的钱,享受最多的快乐,算是现代人体验生活的一种方式。

 

川藏线上,当地有些好心的司机,看到女孩子不容易,一般会捎她们一程。穷游女为了表示感谢,一般会请司机喝个饮料,或者送个礼物。

 

但有种女孩,叫做“穷游婊”。

 

她们说来朝圣,但并不愿意吃那段苦,反而是到当地蹭吃蹭喝。

 

有些穷游婊,一上车就开始变得很肆无忌惮,不问就拿出司机准备的零食撕开吃掉。不仅不感谢司机师傅,还打开手机录视频,说,“别做不怀好意的举动,不然我报警。

 

有位当地司机曾经抱怨过,“好心搭两个妹子,她们看着斯斯文文的,但一点礼貌都不懂,觉得搭她们是应该的。搭到目的地后,她们还提出不正当的交易要求。

 

具体什么不正当的交易,司机没说清楚。

 

只知道,穷游婊陪睡的案例在网上不少。

 

甚至还有些穷游婊,不安好心,求搭车,实则是抢劫。

 

太多来旅行的人,说是来西藏朝圣,感受大自然,大山大水,但背地里,做了不少勾当。

 

“伪朝圣”,给当地人造成了太多困扰。

 


 6 


看过藏民的朝圣,你会惭愧的。

 

”磕长头”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。


伪朝圣,榨干了多少中国人.jpg


朝圣的人在五体投地时,是为“身”敬;口中念咒,是为“语”敬;心中念佛,是为“意”敬。

 

藏传佛教认为,三者缺一不可。


伪朝圣,榨干了多少中国人.jpg


很多朝圣者选择磕长头走过318川藏线,这意味着,他们要匍匐于沙石冰雪之上,向目的地进发。

 

他们绝不会用偷懒的办法来减轻劳累,遇到车辆会暂停磕头,以划线或积石为志。

 

就这样不折不扣,矢志不渝,靠坚强的信念,步步趋向圣城拉萨。


伪朝圣,榨干了多少中国人.jpg


不远数千里,历数月经年,风餐露宿,朝行夕止。虔诚之至,让人感叹。

 

常年在都市里的人,当然会对这种看不到的风景好奇。

 

于是,大批旅客就会选择去川藏线、珠峰等地朝圣。



 7 


我有位经常到西藏的朋友说过:

 

“你知道珠峰山上为什么有些人会死在上面我们以为是体力问题,但其实还有一个层面的原因,那就是信仰。

 

珠峰山下的人,他们认为雪山是神的雕像,他们深信朝圣可以荡涤心灵,洗去凡尘,所以他们能够做到虔诚。但那些物欲熏心的人,以为钱可以解决一切。

 

但很多伪朝圣者,以为有钱,以为有体力,以为经过训练,就可以坚持下来,甚至有人还在雪山上自拍。


他们根本不懂得何为朝圣。


周国平说,“珍惜便是缘,缘在珍惜中。


连孕育生命的地方都不懂珍惜,又怎么可能在这里得到净化,收获机缘?


他们不懂得虔诚,不懂得对这个社会友好。

 

他们也不知道,“真我”何在。

 

所以他们焦虑,企图借助一些外界方式来净化心灵,洗脱焦虑。

 

但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

 

真正的朝圣,从来不是拍个照,写个到此一游,转个身发个拉风朋友圈。

 

你该感受朝圣者对信仰的坚持,对生活的虔诚,对家园的大爱。


你更该做的,是在淡漠中不失炽热追梦心,也要在名利场上懂得适时归于平淡。


 点个“在看”,让更多人知道真正的朝圣。


作者:小狼女,易简读书成长专栏作者,被理想主义耽误的潜力股,爱美的水瓶座,有个开音乐会的梦,时光有限,狼性成长。来源:易简读书:500万阅读爱好者的聚集地,阅读决定思维,思维改变命运,每天早上8点,和我们一起用阅读对抗无趣!微信公众号:易简读书(ID:yijiandushu)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伪朝圣 磕长头 拉萨 藏民 西藏 穷游 登山者 清道夫,”的文章

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1#访客  2019-07-10 23:35:54 回复该评论
心若没有信仰,到哪都是凑热闹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Powered By Z-BlogPHP,Theme By zblog模板